特种兵肩负秘密任务归来,初恋情人却投进别人怀抱…

更新日期:2018-02-04 07:27:07|责任编辑:力天图文站|编辑:娱乐研究所V|点击:5861次|所属栏目:八卦
导读: 华夏,江州市。 繁星初上,夜幕降临,江州这座繁华大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江州大学旁边的烧烤摊上,坐着一个安安静静喝着啤酒吃着烤串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这男子短短的头发,壮硕的身材,特别是那副刚毅的面孔,看起来有种不怒自威的神态,眼神中仿佛暗藏着杀气。 此人正是…

华夏,江州市。

繁星初上,夜幕降临,江州这座繁华大都市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江州大学旁边的烧烤摊上,坐着一个安安静静喝着啤酒吃着烤串穿着迷彩服的男子,这男子短短的头发,壮硕的身材,特别是那副刚毅的面孔,看起来有种不怒自威的神态,眼神中仿佛暗藏着杀气。

此人正是白玉,今天是他进入那个地方的第五个年头,也是他第二次离开那里,离开那个时刻要面对死亡的环境,想起这五年的经历,他的目光中,交杂着复杂的情绪。

五年了,在那个地方五年的日子,让他从一个稚嫩的小青年,变成了如今这幅成熟稳重,意志如钢铁般坚硬的男人。

地狱般的磨练,每天都要面临的生死危机,百不存一的死亡率,造就了如今的白玉。

不过痛苦的回忆比起马上就要见到的梦中人,又都不算什么了。想起马上就要见到三年没见的女朋友,白玉嘴角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

自幼为邻,相知相伴,可谓青梅竹马。

本该是一起考上大学继续相守的情况,却因一些特别的事情导致白玉高中未毕业便进入了那个地方,从此便是相隔天涯,只能长相忆,却不能长相守。

寥寥无几的见面,成为了白玉和女朋友最期待的日子。

今天,刚好是郭晓雨的生日,白玉是特别申请的假期,紧赶慢赶赶回来的,好在,终于是赶上了,没人知道他今天回到江州,就连父母都不知道,更别说郭晓雨了,这就是白玉要给郭晓雨的生日礼物,一个大大的惊喜。

人来了自然算是惊喜,白玉摸了摸口袋中用全部积蓄购买的钻戒,温柔的神色一览无遗,求婚,才是重头戏。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看着相依相偎的小情侣们,白玉觉得有些迫不及待见到晓雨了,三年了,除了打电话就没有见过面,那种思念,不懂的人是不会懂的。

白玉的旁边开始慢慢坐满了人,很多都是大学生,或三五成群,或两两依偎,吃着烤串,喝着啤酒,谈天说地,喜笑开颜,真是无忧。

或许,这就是自己进入那个地方的理由吧。可以让这些少年少女们开怀大笑,肆意玩闹,不为战火而忧伤。

这一刻,白玉感到一些都值得了,更是感觉到了骄傲。

保家卫国,这除了是每一个军人最大的意义,更是白玉这种那个地方出来的人,最高的信念,他们是不为人知的英雄,暗中默默守护着华夏,不为外人所知,却做着最危险的任务,同最残忍的敌人做战斗。

国内的安定祥和,除了无数军人默默无闻的奉献,更是他们这种无名英雄流血流汗甚至赔上性命所换来的。一切的苦,一切的怨,当看到这些笑颜的时候,都化作了无怨无悔。

当白玉心生感慨之时,一阵阵强烈的发动机轰鸣声响起,却见街头出现了几辆跑车,打头的是一辆红色敞篷法拉利。

大学门口此时正是人多的时候,却不见法拉利减速,而是大力轰着油门,用极快的速度冲向了校门,然后才是一个急刹车,一个漂亮的甩尾,看起来,的确很帅。却让白玉紧紧皱眉,他倒是没在意这人是不是炫富,仅仅只是觉得这人太不在乎别人的安全了,这种速度之下,万一刹不住车,或者打错一点方向,绝对不是好玩的。

“刘大少又来了,我们校花真是好福气啊,很少见到一个富二代这么专情了。”

“是啊,不过话说回来,刘大少到底追上校花没,这保密工作也太严了,说什么的都有,关键是两人都沉默不语,让人搞不清楚啊。”

“估计是追上了吧,就算没有也差不多了,没看到校花现在已经开始接受刘大少的礼物了吗,而且还经常上刘大少的车,上次我朋友都在酒吧里看到他们了,举止特别亲密。”

“哎,谁让人家有钱呢,投了个好胎啊,他家的钱,估计这辈子随便他挥霍也挥霍不完吧,校花也真有心机,深知轻易得来的不会被珍惜,所以才一直拒绝了刘大少整整一年,直到最近才开始慢慢接受,一个有钱,一个有颜,这社会,就怕你啥都没有啊,可惜,哥几个就是这样的人。”

白玉听着隔壁桌几个年轻人的对话,嘴角轻笑,说的还真不错,可惜,投胎是个技术活,人家投了个好胎,谁能说啥。至于公平二字,得了吧,这两个字能糊弄谁,每个人从出生之后,就没有所谓的公平之说,毕竟,一个穷苦人家的孩子和一个出生便有百亿资产的人,能谈公平吗?或许公平的仅仅只是无论你有多少钱,一天二十四小时,谁也不会多一秒,至于这一天的时间是怎么过的,就不要计较了,总之,各有各的活法吧。

白玉倒是不仇富,也没有什么好不平的,或许生死见多的人,总会对一些事情看得淡漠些吧。除了亲情,友情,爱情,还真没什么能让白玉大动心神的了。

看了看时间,白玉轻轻站起,结完账后,向着江州大学走去,他有点迫不及待了,甚至都在脑海中开始幻想等会应该怎么说第一句话,怎么求婚。

而这时大学门口的刘大少,从副驾驶上拿出了一大捧玫瑰花,在几个朋友的簇拥之下也开始向前走去,看来是他等的人已经来了。

周围不少的学生开始驻足观看,眼神中或羡慕,或嫉妒,不一而足。

因为围观的学生太多,所以还在向校门口走着的白玉并没有看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只是听到了围观的学生从最开始的观看,变成了欢呼之声,好像,发生了什么让人激动的事情,而这个场景能够被欢呼的,无非就是刘大少抱得美人归吧。

白玉嘴角轻笑,心中想着,希望等会自己也可以求婚成功吧。他求婚的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这是他所认为的惊喜。

江州大学的校门离他越来越近了,校门口的几辆跑车清晰映入眼帘,的确漂亮,不过,白玉还是觉得装甲车开着更霸气一些,当然,如果可以,他更喜欢开着战斗机来求婚,可惜,这个事情他也只能是想想了,如果在非洲或者中东,还有可能实现,华夏嘛,想都别想。

白玉站在校门口,看着被围观人群堵住的路只能无奈苦笑,从口袋中掏出了求婚钻戒,看着钻戒在灯光下闪烁的耀眼光芒,白玉幸福的笑了,或许,自己应该休息休息了,五年的几乎是地狱生涯,五年的铁血杀伐,五年不为人知的经历,自己,流过泪,流过汗,更流过血,为了那崇高的理想和信念,付出了一切,所以无愧,所以骄傲,所以无悔。哪怕,不为人知。也无悔。

那么,接下来,自己应该为家人,为爱人,付出了。

这个付出,不需要流血,不需要流汗,仅仅只需要相守相伴而已。

过去五年,时时刻刻在生死边缘进行着残酷的战斗,自己只能远离亲人和爱人,以后余生,一定要好好陪伴家人,但是,白玉知道,自己依然会时刻准备着,等待需要他重新踏上战场的时候,随时准备奉献出自己的生命。

这个想法伟大吗?不,白玉从不觉得自己伟大,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进入那个地方,最初只是无奈和怨恨,可现在已经改变了,当一个又一个同伴战死,当他的命被一次次的救回来的时候,他再也没有了怨恨,他,不再仅仅是为了自己而活着,更是为了那些死去同伴的信念而活着。

人群中再次传来欢呼,白玉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却明白,刘大少这次是的的确确追上了他追了一年的女神,爱情,有时候就是需要坚持吧。

正在白玉佩服刘大少的毅力的时候,人群渐渐散开,刘大少搂着一个手捧鲜花的美丽女孩缓缓走来。

然而,白玉的眼神,此刻却无法再温柔,而是陷入了茫然,不解,疑惑,愤怒的情绪转换之中,直到最后,白玉眼神中迸发出惊天的杀机。

这一刻的白玉,再不复刚刚那温柔的模样,更没有了刚才那副给人老实憨厚的感觉,白玉很英俊,却从刚刚开始便给人一种老实憨厚的感觉,乍一看下来觉得没什么,但其实仔细想想就会觉得很不和谐,然而,此刻,仅仅只是眼神的变化,白玉整个人的气质就产生了翻天覆地般的转变。

如果说刚才的白玉穿着迷彩服,因为长得帅,不像是干体力活讨生活的,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给不了人什么特别的感觉,那么这一刻的白玉,更像是一柄出鞘的利剑,而且,还是滴着血的那种,随时准备杀人夺命。给人一种凌厉的感觉,仿佛多看一眼都会受伤。

能让白玉起这么大变化的,在此时,此地,此刻,仅仅一人。

郭晓雨,他的女朋友,他的青梅竹马,他的求婚对象。

手里捧着花,脸上露出温柔笑意,被刘大少搂着肩膀,宛若小鸟依然的女子,不是郭晓雨,又是谁。

白玉手中紧紧攥着钻戒,这一刻,显得那么讽刺。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真特么惊喜,真特么意外啊。

白玉此刻心都在滴血,人群已经散开,他能看到郭晓雨,郭晓雨自然也能看到他,可是,此刻郭晓雨哪里看到了他,全身心沉溺在幸福之中的郭晓雨,眼神里全是刘大少。又怎么看得到痛不欲生的白玉。

白玉这一刻,内心陷入了挣扎,上去,还是趁没人发现,偷偷离去。

然而,挣扎仅仅片刻,怒火便大过了理智。

白玉是谁,白玉是那个地方出来的最强者,是天罚的王牌,是被最残忍的敌人都共尊为白帝的男人。是用一次次生死战斗,无数敌人的尸体铸就的无上威名。

这样的男人,可以为了信念流血牺牲,可以为了战友挡刀挡弹,可以为了承诺,为了不悔,为了不知道他在默默付出一切的人们,付出一切,唯独,不能受辱。

这一刻,白玉,感觉到了天大的侮辱。比杀他更甚。

忍,去他妈的,这种事,谁能忍。

于是,白玉,轻轻上前一步,走到了刘大少和郭晓雨的正前方,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刘大少看到了白玉,也看到了白玉手中那颗钻戒,更看到了白玉看向郭晓雨的眼神,那种充满了复杂之意的眼神,这让刘大少心中极度不爽,但又不愿意当着郭晓雨的面表现出来,一直以来他在郭晓雨面前都是温文尔雅的样子,此刻才刚刚成功抱得美人归,怎可立刻暴露出本性来。

但在下一刻,当白玉挡路,他搂着郭晓雨停下脚步的时候,郭晓雨自然也会疑惑的看过去,然后,他便感受到了郭晓雨的颤抖。

他们认识。

这是刘大少立刻就确定的事情。

并且,他们绝对有关系。

这是刘大少看到白玉的眼神同时又看到郭晓雨眼中的惊慌之后确定的。

一直以来郭晓雨都在拒绝他,给他的理由只有一个,有男朋友了,不过男朋友在外地工作,对此,刘大少向来不屑一顾,觉得是郭晓雨在敷衍他罢了,然而,这一刻,刘大少岂能不明白,郭晓雨说的都是真的。

可是,真的又如何,如今的郭晓雨,已经答应了自己,已经是自己的女朋友了,一个穷打工的,拿什么和自己争。

刘大少微微一笑,搂着郭晓雨肩膀的手更加用力,对着白玉轻笑道:“哥们,麻烦让让,你挡路了。”

白玉没有理会刘大少,只是静静看着郭晓雨,想要等待郭晓雨先开口,来解释。

郭晓雨没有想到白玉竟然会突然出现,仿佛偷人被抓了个正着一般,由不得她不惊慌失措,然而,更让郭晓雨眼睛含泪不知所措的是白玉手中的钻戒,曾经无数次梦里期盼的钻戒,此刻就静静的被白玉拿在手中,曾经的梦想仿佛触手可摸,然而,这一刻,却显得那么遥不可及,钻戒散发的本是令人感到幸福的光芒,却在这一刻,那么的刺眼,刺的郭晓雨泪流满面。

郭晓雨下意识的想要挣扎出刘大少的怀抱,却挣脱不得,被刘大少更加紧紧的搂住。

“你,你怎么突然回来了。”郭晓雨不敢看白玉的眼睛,黯然低头,轻轻开口。

“呵呵。”

郭晓雨的惊慌,挣扎,以及挣脱,白玉都看到了,但白玉更看到了,当惊慌,挣扎,愧疚之后,郭晓雨依然安安静静的被刘大少搂在怀里,是真的挣脱不开吗?

这一刻,白玉明白了。

“恩,本打算给你个惊喜,却没想到你给了我一个惊喜。”白玉的声音很平静,看着郭晓雨不知所措的模样,看着郭晓雨安安静静被刘大少搂着的样子,突然变得很平静。

“对不起,你听,听我解释。”白玉平静的声音却让郭晓雨突然变得惊恐起来,她想到了白玉的暴怒,白玉的责骂,却唯独没想到白玉会这般的安静,自小青梅竹马长大的她,又怎么会不知道白玉的脾气,这种事情对白玉来说,可能忍得了吗?而更让郭晓雨害怕的是,她清清楚楚的知道,暴怒的白玉不算可怕,真正可怕的是白玉平静下的面孔,那才是致命的。

白玉这五年的地狱生涯究竟怎么过来的,郭晓雨不知道,因为涉及到最深的秘密,以及害怕家人担心,白玉并不会告诉他们自己的经历,但是,郭晓雨不傻,当白玉消失三年后第一次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就知道白玉变了,变得陌生,变得可怕,虽然依然是那副温柔的模样,但身上那一道道的伤疤弹痕骗不了人,那不经意间散发出的杀气骗不了人。

郭晓雨曾经问过伤疤弹痕的来历,然而白玉只说是训练导致的,可是,怎样的训练会刀刀致命,会用实弹打在人身上?战争吗?可是,为什么从未听说过。更何况,白玉不是在打工吗?什么样的工作要这样训练?

问不出什么,郭晓雨不再问了,只是却会每天担心,夜夜难眠。生怕第二天便会听到不好的消息,接到白玉死亡的消息。

白玉看着郭晓雨惊慌的样子,突然感到很无聊,对自己的行为感到无聊。

有什么资格愤怒,有什么资格责怪,五年的时间都默默奉献给了那不为人知的信念,让爱人无人陪伴,一个花季少女,怎会忍得住这花花世界的诱惑,更何况,已经为自己坚持了这么久,只是,为何不能再多坚持一点时间。

白玉自嘲的笑了笑,开口道:“解释什么,解释你为什么会被他搂在怀里,解释你为什么抱着他送的花,解释你的背叛,还是解释你的苦衷?”

看着被自己问的哑口无言的郭晓雨,白玉冰冷的看着刘大少的眼睛,说道:“有苦衷吗?是他逼迫你的吗?如果你是被逼的,告诉我,不用怕,我小时候告诉过你,这个世界,没人可以欺负你,我能做你的参天大树,为你遮风挡雨,如果曾经只是梦想,那么今天我告诉你,我可以做到了,你信吗?无论他是谁,多少钱,多有权,只要你是被他逼的,我都会让他付出惨重的代价。现在,告诉我,你是被逼的吗?你有苦衷吗?“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