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不孤单,你想要的小说我们都有欢迎阅读

更新日期:2018-02-11 21:55:23|责任编辑:力天图文站|编辑:叔叔书屋|点击:3898次|所属栏目:八卦
导读: 第1章 001:老不死的村长 这是一片拥有着近百个村庄的偏远山区,偏远到人烟罕至。 尽管这边很贫穷落后,但在众山环绕中有一伙丧尽天良的土匪,奸杀抢掠,无恶不作。由于相对落后很多,又有群山环绕,这群土匪神出鬼没,近百村长曾经联合追捕,却无功而返,他们…

第1章 001:老不死的村长

这是一片拥有着近百个村庄的偏远山区,偏远到人烟罕至。

尽管这边很贫穷落后,但在众山环绕中有一伙丧尽天良的土匪,奸杀抢掠,无恶不作。由于相对落后很多,又有群山环绕,这群土匪神出鬼没,近百村长曾经联合追捕,却无功而返,他们没有最先进的武器,却有着很多但凡是人进去就出不来的高山秘境。在这样的情况下,想抓到那群土匪简直就是难上加难。最近这群山匪们猖狂的厉害,到处抢美丽的少女,据说是他们新任的老大有处女情结,得到了少女之后,会把她们给送回来,继续凌辱其他的女孩。弄的好多村庄有姑娘的人家都惶恐不安。

桃花村就坐落这这片群山之中,这个村庄最出名的无非是山上的那座桃花庵。

桃花村里的女孩在十八岁到二十岁的时候都要去山上的桃花庵带发修行,这是他们村庄里面的习俗,千古未变。

至于为什么去修行,很多的年轻人不知道。只是偶尔听一些老人说起过,但凡去山上修行的女孩子下山之后都会变得很俊俏而且水灵,各个都含苞待放,能掐出水来一样。

另外桃花庵里每隔十年就会换一个更夫,所谓的更夫就是每天守着尼姑庵,毕竟是女人呆的地方,又都是一些黄花大姑娘,都担心男人们偷偷上山,得搁一个人看着点。

挑选更夫很简单,就是桃花庵的主持直接任命。但一定要是别的村子的。以免本村的人进去之后把亲戚朋友都招惹进来,那尼姑庵岂不是成了淫乱的场所吗。看着顺眼的就让进来,不顺眼的,想都别想。

在距离桃花村不足十公里的地方是柳云村,村后有一座祥云寺,和桃花村的规矩一样,十八到二十岁的小伙子都要上山去修行。其男子的规模完全可以和桃花庵媲美。每年都有年满十八岁的小伙子上山修行。

据说祥云寺内有一本不外传的秘籍,很厉害。也有人说,这祥云寺和桃花庵截然相反,属于邪恶的一支,是某个佛教密宗。

祥云寺里有一个传说,能读懂那本密宗秘籍的人,能腾云驾雾,当然。这些传说没有印证过,但越是这样的传说,就越是让人好奇。

所以,很多人都猜测,这座桃花庵和祥云寺有着某种说不出来的关系,但究竟是什么关系,没有人知道。

更奇怪的是,那些无恶不作的土匪,从来都没去过流云村和桃花村,个中原由,无人知晓。

这两座村庄,总是给人带来一种神秘而又祥和的感觉,世世代代,繁衍生息。

李大庆就是流云村的人,自幼死了父母,没有家,一直都是东家一天西家一天的混日子,绝对是那种吃百家饭长大的孩子。最近几年他最多的时候是在刘寡妇家里,因为她家没有男人,住着也方便,自己才十几岁,啥都不懂。村子里面的人也不会说啥。

李大庆相貌一般,不过却有着一副最为健硕的身体,力大无比,村里人给他取了一个外号,叫蛮牛。

这刘寡妇也不比李大庆大过多少,今年二十五岁。命很苦,刚嫁到这个村子的第二天他的老公就死了,第一天晚上她老公喝了很多的酒,啥都没干成。第二天早上去别的村子亲戚家还钱,半路上遇到了那些土匪,为了保护钱,跟他们死拼,结果真就死了。

此后李大庆就经常去她家蹭饭,顺便帮着刘寡妇干活,毕竟抱柴禾拎水和庄稼地里面的活都得男人干。

一来二去混熟了,也就住在她家了。

这刘寡妇相貌奇美,一双勾人的眼睛,婀娜的身段,就算是脸上哈都不擦,也美的妖媚,总是让村子里面的男人垂涎欲滴。背地里,那些男人都叫她寡妇西施。

因为家里不富裕,所以只是一间土房,一铺炕。晚上睡觉的时候,一个炕头一个炕梢。之前的两三年里,李大庆倒是没感觉出来有啥,可这一年他十八岁的时候,总是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想入非非,刘寡妇把李大庆当成是自己的弟弟,所以脱衣服的时候也不背着他,经常能看到她胸口那两个颤巍巍的乳房。好几次他都弄到恨不得钻进刘寡妇的被窝里面,试试她是不是村民们说的雏。

年龄大了,很多的事情懂了,也开始有需要了。

这一天傍晚的时候,李大庆从外面回来,刚到门口的时候就听见屋子里面好像有人说话的声音,一时好奇,趴在门上偷听。

“刘寡妇,只要你跟了我,我保证以后村子里面没人敢欺负你。”说话的是村长,已经快六十岁的年纪了。也不知道真爬到刘寡妇的被窝里面还能不能行了。

“村长,你别这样。”刘寡妇的声音明显有些慌乱。

“别怕,你乖乖的跟了我,以后好处有的是。”村长说道。

“那也不行,村长,求你了,村子里面的女人有的是,你去找她们吧。”

“老子稀罕的就是你,你最好是从了我,不然我给你穿小鞋的话,你在这个村子里面就呆不下去了。”

“村长,不要,不要,你再这样的话,我就喊人了。”

“你喊吧,你就算是喊人也没人敢来的,大家都以为你是奈不住寂寞,自己在屋子里面弄自己呢。”村长的笑声中透着一份得意。

这个该死的老东西,平日里看着他就不像是啥好玩意。李大庆一咬牙,踹开门就冲了进去。

此时村长正把刘寡妇压在炕上,用力的撕扯着她的衣服和裤子,花色的小衫和黑色的裤子都已经被他撕扯的凌乱不堪,刘寡妇白嫩的身体此时也若隐若现,看上去极其富有成熟女人的魅力,就像是一朵娇艳欲滴的花一样,开的妩媚,正等着男人去采摘一样。

“李大庆?”村长看到他之后,明显流露出了一丝的厌烦:“这没你啥事,出去。”

李大庆嘴角一扬:“你要是再不滚下来,老子饶不了你。”

“你。”村长一咬牙:“别忘了我是村长。”

“你是村长能咋的?再不下来,老子真动手了。”

“行,行,你真行,哈,你行。”村长一琢磨,根本就不是李大庆的对手,他可正是青春年少的好时候,浑身上下都有使不完的力气。自己也就剩点在床上还能勉强折腾的力气了,整不过他。

“滚。”李大庆喊道:“不滚就削你。”

“你等着。”老村长迫于威胁,不得不从他的身子上面下来,落荒而逃。

年轻人好冲动,要是真把他给惹急了的话,自己肯定吃亏。

李大庆看着躺在炕上喘息的刘寡妇,心脏狂跳不已,胸口的那两团柔软的乳房在她的急促呼吸下不断的颤抖,让人浮想联翩。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就暗暗发誓,一定找机会趴在她的肚皮上折腾个够。

这一天晚上,李大庆一直都没睡觉,偶尔转过身看着躺在炕头的刘寡妇,更加觉得兴奋,明知道这是夏天,她睡觉的时候不可能穿太多,都是最简单的贴身衣服,曾经,他就见过只穿着一件长体恤的刘寡妇睡在炕头,那时候小,不知道啥,可现在知道了,总是想能在这个晚上发生一点事儿。最好是身体上的。

第2章 002:初上祥云寺

第二天一早,村长就把今年年满十八岁该送上山的人都送了上去,一共三个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两个,只是明显的想把他给支走,然后好冲刘寡妇下手。

由于匆忙,所以这一年只安排了三个人。

两个人中,其中一个是郑小龙,村长的儿子,家境想必其他两人来说要好很多。上面有三个姐姐,最大的比他大三岁,最小的大一岁。有父母的宠爱和姐姐们的疼爱,从下,郑小龙就嚣张跋扈,仗着自己的爸爸是村长,整天我为非作歹。

这一次上山,他是极其不情愿的,但老祖宗立下的规矩,谁都没有办法改变。但为了能让自己的儿子监视李大庆,不让他偷偷下山捣乱,只好忍痛割爱。

另外一个叫张华,家境一般,很擅于溜须拍马,整天围着郑小龙转悠,像个跟屁虫一样,偶尔郑小龙占村里姑娘便宜的时候,他总是会最后上去摸几把,没少跟着郑小龙干偷大姑娘胸罩裤衩的事情。

“妈的,这个野杂种也上山了。晦气。”辞别了村里人,三个人上山的时候,郑小龙朝着李大庆吐了一口。

“说你呢,听到没?”张华马上就在一边奉承起来:“滚到后边去,别让老子看到你。”

李大庆看了两个人一眼,放慢了脚步的同时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平时在村子里面,他就看不惯这两个人的所作所为,没想到今天竟然和他们一起上山。

在村子的时候,郑小龙一出去耍流氓,身边都跟着六七个人,这次就他们俩,看我不整整你们,也算是给平时村子里面那些被他们欺负的小姑娘和老娘们报报仇。不过现在还不是时候,等上了山,一准要他俩好看。

“龙哥,咱们上山之后可就没有肉吃了,我听我爹说,山上的老和尚都吃素。”张华掐媚的笑着:“要不然咱上山之前弄点肉?”

“上去再说吧,这个时候上哪整肉去啊。”郑小龙摇摇头,要是真没有肉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这几年得咋能度过去。在家里虽然不能每天都吃肉,但是至少一周他家会单独给他弄两顿肉吃。

“对了,龙哥,我听说那个桃花庵里面都是漂亮的小姑娘。”张华一脸猥琐的说道:“要是咱们能去尼姑庵的话,啧啧,那可就太好了。那里面的小姑娘可是一个比一个水灵。”

“真的假的啊?桃花庵我倒是听说过。而且我姐姐就嫁到桃花村。”郑小龙马上就流露出了一丝淫荡的笑容,十八岁,正是心理和生理成熟的年纪,很容易躁动,也就对女孩子的身体充满了向往。

祥云寺和桃花庵可都是远近闻名的了,附近的人不可能没听说过,只是桃花庵里面的小姑娘是不是真的一个比一个水灵,那他就更不知道了,反正没见过。

“我可是一直都想去瞧瞧。”

“我也想去,不管那么多了,先上山,等有机会下来的话,咱们就一起去看看。没准那天去的时候能糟蹋两个小姑娘呢。啧啧,想想都兴奋啊。”

两个人在前面有说有笑的走着,李大庆跟在他们的身后,桃花庵的事情他也听说过。而且好像是最近再招新的更夫呢,之前的那个干满了十年,准备辞退了。

要不是这次上山的话,李大庆真想去桃花庵试试运气。

山不是很高,又有台阶,三个人年轻力壮,走这点路也不短费劲,没多久就到了山顶。

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巨大的寺庙,红色的庙门上明晃晃的三个金字:祥云寺。

院子里面,一个年长一点的老方丈坐在正中间,手里瞧着木鱼的时候,口中念念有词,他的身后盘膝而坐的一百多个男子,都是十八岁到二十岁的样子。

“你们三个是今天新来的?”一个小和尚跑过来问道。

“是。”张华说道。

“你们跟我来吧。方丈一会就过来。”小和尚带着三个人从墙边走了过去。

看着那些盘膝坐在地上的人,他们三个的想法出奇的一样:“几年之内,都要过着这么无聊的日子了。”

第3章 003:第一次较量

绕过几个殿堂,到了一处偏僻的厢房,都是古香古色的木房,和山下的土房完全不一样。

小和尚把他们三个领到了屋子里面之后,转身走了出去。

屋子里面没有炕,也没有像模像样的床,是一席用木板子铺起来的板铺,上面有很多套行李,清一色的白色,都带着一个斗大的红色禅字,看着很不协调。

“这能住人吗?”有三套行李放在板铺的外侧,很凌乱,看的出来,这是专门为他们三个准备的。

一向都喜欢居高临下的郑小龙撇了撇嘴:“这么粗糙的板铺咋睡人啊?”

“龙哥,这不是有三套行李呢,你用两套,多铺一层,晚上睡觉的时候就不咯人了。”善于溜须的张华马上就打起了李大庆那套行李的主意。

“这是我的。”

“野种,啥是你的,滚一边去。”张华抱着行李就踹了李大庆一脚,恶狠狠的说道:“你要是再敢说不,我就嫩死你,信不信?”

“你们太欺负人了。”李大庆有些忍无可忍,想着是不是要爆发一下让这两个小子知道自己的厉害,不然他们真把自个当成病猫子了。

“就欺负了。能咋的?不爽啊?”郑小龙又吐了他一口:“再得瑟削你,信不信?”

李大庆紧紧的咬着牙,没有说话,两道目光中透着骇人的光芒。

“还敢跟我凶啊?张华,给我揍他。”

“阿弥陀佛。”老方丈在这个时候推门走了进来,一脸和蔼的看了看三个人,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李大庆的身上,闪烁着喜悦的光芒。“既然是一起上山来修行,就要相互谦让。”

“谦让个头啊,你个老秃驴。”郑小龙看了一眼老和尚,完全没放在心上,他上山来是迫于祖训,根本就不想修行。

在家里好吃好喝,还有一村子的小姑娘可以调戏,那多好。

老和尚没生气,笑着摇摇头,然后他们都没看见他是咋整的,总之一眨眼的功夫,老和尚已经站在了三个人的面前。

“没有被褥,你能修行吗?”老和尚看着李大庆说道。

“能。”李大庆点点头,既来之则安之,反正这几年他是不可能回到村子里面了,与其在这边无所事事还不如跟着老方丈修行呢,就算是不能登峰造极成神成仙,至少也可以修身养性,光是力大无比没啥用啊。

“能忍比人所不能忍吗?”

“能。”

“好。”老方丈点点头,一脸笑容的离开。

弄的三个人都挺莫名其妙的,他进来之后基本上没说啥正经事。吃喝拉撒睡的事情一样没交代,也没告诉他们每天都要干啥。

郑小龙和张华面面相觑,不断的眨着眼睛,他们俩到现在也没弄清楚那个老和尚是咋到面前的,从门口到这边至少也得有十几米远的距离,瞬间就到了自己这边,那得多牛逼多厉害啊?

“刚才我没看错吧?”郑小龙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没看错,那老秃驴确实是一下子就过来了。跟鬼似的。”

“去你妈的,大白天哪来的鬼。该不是这老秃驴会武功啥的吧?”

“没准啊。”

李大庆没心思跟他们俩在这瞎琢磨,把自己的包裹放在板铺上整理了一下,正准备离开房间的时候,张华一把抓着他的胳膊,骂道:“野种,哪去啊?”

李大庆已经受够了他们俩,在村子里面没跟他们斤斤计较倒不是因为自己害怕他们,而是他自幼就是孤儿,一直都是靠着村子里面的人你给点这个我给点那个,挨家挨户的吃住才能活到今天。对所有人感恩。但他们几个却是不行。要是在村子里面揍了他们,会寒了这些孩子家长的心。好几年了,就等着郑小龙他们离开村子好好教训他们一顿,今儿总算是逮着机会了。

一转身,两只手掐着张华的腰,直接把他举了起来。

“哎,你,你干啥。”

“再得瑟就弄残了你。”

“刚才老秃驴跟你说的话,你忘了吗?”张华急忙喊道。“他让你忍的。”

“忍?“李大庆冷笑一声,直接把他扔在了板铺上面。

张华哎呦一声,捂着自己的腰像是杀猪一样的哀嚎起来。

“你还反了呢。”一边的郑小龙看不下去眼了,在村子里面横行霸道了这么多年,还真没人敢动他的人,气呼呼的抡着自己的拳头就朝着李大庆砸了下来。

李大庆眼睛一瞪,直接就踢出了一脚,原本他力气就大,这一脚刚好结结实实的踹在了他的小腹上,郑小龙倒退了几步,坐在了地上,脸色惨白,有一种呼吸不上来的感觉。

李大庆走到了板铺上面,按住了还在连滚带爬的张华,上去就是两个耳光,力量还是出奇的大,打的张华顿时眼冒金星。

“知道我为啥打你吗?“

被打蒙了的张华摇了摇头。

“知道不?”李大庆甩手又是两个耳光。

“知道知道。”张华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嘴角上有猩猩的味道传来,应该是嘴里有血迹流出。

“为啥?”

“我装大了。”

啪啪。又是两耳光。

“还敢不敢了?”

“不敢了。”张华带着哭腔说道。

“以后回村还装吗?”

“不装,你就是我哥,以后见着你我就躲着走。”

“我是你啥?”李大庆再甩给他两个耳光,此时的周华脸上血红的手印。

“你是我叔叔,不,是我爸爸。”

“你,你是我爷爷,我爷爷,我给你磕头了。”

张华从板铺上爬了起来,跪下来使劲的给李大庆磕了三个响头,这么打下去的话,不说打死他也差不多了。

“爷爷,你饶了我吧,下次不敢了。”

对于张华的表现,李大庆还算是满意,从板铺上跳下来,站在了郑小龙的面前,声音阴冷:“知道你管我叫啥吗?”

“我叫你妈了个。。。。。。啊。”郑小龙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小腹上又是一阵剧痛袭来。

第4章 004:彻底惊呆了

不等郑小龙说完,李大庆的脚就踹在了他的小腹上,然后托着他的下巴,冷笑一声。

郑小龙刚才的疼痛还没有完全消退,此刻又被李大庆踹了一脚,小腹疼的不行,紧咬牙关,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落了下来,尽管这样,仍旧是没喊一声,也算有点骨气了。

看着李大庆那一双眼睛,就像是野兽一样,散发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光芒,不禁下意识的哆嗦了一下。

“我错了。”

“叫我什么?”

“爷爷。”在面对李大庆双眼的那一刹那,郑小龙就怕了,那绝对是一双野兽才有的光芒,审视自己的时候,像是盯着猎物一样。

李大庆不由分说的打了他七八个耳光,打的郑小龙只觉得眼前发黑,一阵阵的眩晕。

“如果再让我知道你们欺负村子里面的人。我就把你们俩撕开,信不信?”

“信。”

“大点声。”

“我信,爷爷说什么我都信。”

“乖孙子啊。”李大庆摸了摸他的脑袋。

这口憋在心里这么久的气总算是释放了出来,尼玛的,既然来到了山上,他们俩想逃都没地方逃,要是以后再敢不老实,一天打他们八遍。

晚上睡觉,整个板铺上躺着十几个人,大家一起说说笑笑,气氛还挺不错,因为都是一个村子里面出来的,彼此也都熟悉。不过这些人显然是对郑小龙有些忌惮。不知不觉中,大家在一起提起了桃花村的桃花庵,众人都充满了向往,甚至是有些人开始流口水,都憧憬着有朝一日能进到桃花庵里面快活一番。

看来这些小子没潜心在这边修行,倒是每天都研究着咋进尼姑庵。

半夜的时候,李大庆尿急,从板铺上下来,刚出房门的时候,就看到了一道身影闪过,不禁皱了一下眉头,这可是佛门圣地,还有人鬼鬼祟祟的偷东西吗?

处于好奇,李大庆悄悄的跟在了那道黑影的后面。因为不敢打扰到他,所以只能远远的跟着,没多久,那黑影就停了下来,站在了玉书阁前面。

晚上睡觉之前,那些人也说起过玉书阁,在这个寺庙里面,玉书阁绝对是禁地。除了方丈,任何人都不可以进去,更没有人知道玉书阁里面究竟有什么。

朱红色的大门上一把黄色的大铜锁紧紧的锁着,外人想进都进不去。

李大庆躲在的佛堂角落,偷偷的看着,有点小紧张,他很想知道对外开放的祥云寺为啥会有这么一个禁地,而且玉书阁里面究竟有啥。

那个黑影站在门口四下张望了一阵,然后走到一边,从手里拿出了一个不知道是啥的东西,很快弄开了窗户,跳进去,把窗户重新关好。

李大庆想跟着进去,但想想还是没那个胆子,真的犯了禁忌是要被驱逐下山的,真的被驱逐出去,那就是要被赶出村庄的。这是祖上的规矩,谁都不敢破坏!

等了很久,期间他尿了两泡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紧张造成的。

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他的困意再次袭上来,正准备走的时候,窗户被打开,那人跳了出来,小心的关好了窗户,匆匆离去。

我倒是想看看你到底是谁!李大庆一咬牙,藏身在黑暗中,跟着那道黑影一路到寺庙门口附近的地上,随后黑影弓着身子,等站起来的时候,她脚下的一块石板被掀开。

有暗道?

这个发现让李大庆有点茫然,这祥云寺里面咋会有暗道呢?这暗道去通往哪里的?看着那道黑影消失,他才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

“你干什么呢?”一个浑厚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

“没,没干啥。”李大庆吓得一哆嗦,急忙转身,发现站在他身后的是老方丈。依旧是和颜悦色慈眉善目,好像是永远都不会生气的样子。“出来走走。”

“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是。”李大庆一路小跑的离开。

“不错的苗子。”老方丈朝着他的背影微微点头,笑容满面。

这一个晚上李大庆都没有睡好,脑子里面想着那玉书阁里面究竟有什么,还有那条密道究竟通往哪里。

早上和村子里面的人一起打坐诵经,之后吃饭。

吃过了饭,李大庆去了昨天那个黑影消失的地方,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才发现那边有一块被撬过的痕迹,若不是细致的查看,还真就发现不了。在墙边立着一块大拇指粗细一米左右长的铁棒,昨天晚上那个黑影想必就是用这根东西撬开这里逃走的。

山上修行的日子很清贫,也没什么业余活动,大家除了诵经打坐还是诵经打坐,熬了一天下来,郑小龙第一个受不了了,坐在板铺上大骂,但又不敢不去打坐诵经,若被赶出去,他就惨了。

见李大庆走进屋子,郑小龙顿时闭上了嘴巴。

上半夜,郑小龙一直都没睡,躺在板铺上想着昨天晚上的事情,也不知道那个人今天晚上会不会来了。

趁着大家都睡觉的时候,他从屋子里面溜出去,在距离玉书阁不愿的地方藏在黑暗中。

天空中无数的星星,这里没有污染也没有工业,空气特别的好,夜色也美的让人心醉。

等了好久,终于,那道黑影再一次的出现,依旧是进了玉书阁。

看着她进去,李大庆忙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他就是摸不准这道黑影啥时候会来,才没敢贸然的进入暗道,万一在里面碰到,不知道会发生啥事情呢。

趁着她去玉书阁,我就进她的暗道。

跳进暗道,漆黑一片,顺着走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也没有看到尽头,李大庆有点灰心,不过又一想,既然已经进来了,不看看尽头在哪里,总感觉白来了,更何况这个时候回去说不好就遇到那个人了。

又走了一阵,眼前一阵不是很明朗的亮光,兴奋的他急忙奔跑过去,到头一看,他所处的位置就是一个圆洞,抬起头,能看见皎洁的月光和闪烁的繁星。

尼玛的,是一口枯井。

好在井下有一条绳子,顺着绳子爬了上去,整个人惊呆了。

第5章 005:心神荡漾

这是一个院子,里面透着一股浓重的檀香味道,这个味道最后寺庙里面才会有,再看看周边的建筑和风格,分明就是寺庙啊。

难不成自己又转回了祥云寺?这不太可能。

仔细辨认了之后,李大庆确定这根本就不是祥云寺,方圆几百里,除了祥云寺可就是桃花庵了。该不会?桃花庵?

可是看着这座院子似乎是荒凉了很久,到处都是丛生的杂草,在月光下,影现出黑乎乎的一片。偶尔有塔楼上的风铃响起,给这里平添了几分神秘。

祥云寺里面的人想来桃花庵都来不了,想不到自己的运气这么好,稀里糊涂就跑桃花庵了,可是咋没有桃花村里面带发修行的尼姑呢?

在院子里面转悠了一圈,像是一个笼子一样,只有前面不远处的一道门,和祥云寺玉书阁的门一样,被铜锁锁着。

正琢磨着要咋办的时候,听见枯井下面有声音传来。李大庆急忙躲在了黑暗一点的地方,接着建筑的影像藏了起来。

没多久,那道熟悉的黑影从枯井里面走了出来。径直的走向了刚才他看的那道门。从腰间掏出钥匙打开锁,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估摸着那个人已经走远,李大庆去推门,结果发现她已经把门给锁上了。

这么晚了?而且是桃花庵过去的人,该不会是女人吗?如果是女人的话,她去和尚庙干啥?

越是想的多,李大庆就越是好奇,越是好奇就越是想知道真相,干脆就爬上了高强。

前面是一拍厢房,借助月光望了过去,除了这个后面的院子之外,整个桃花庵的格局和祥云寺的一样。

临近高墙的位置就是一排低矮的厢房。

从高墙上直接跳下去的话,他担心会惊动尼姑庵里面的人,毕竟墙头不矮,跳下去肯定会噗通一声的,还是从低矮一点的厢房入手吧。

爬到了厢房上面,刚准备下去,听见下面好像有什么声音,急忙屏住呼吸,吓得他大气都不敢喘,心说难道是被发现了吗?

一阵如同风铃一样悦耳的欢笑声,然后是一个女子的声音:“你们说主持为啥不让我们去后院呢?我看她每天都把后院的门锁的死死的。”

“估计是后院里面藏了男人。”又一个女子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没发现主持总是神秘兮兮的,要不是藏了男人的话,她至于那个样子吗?”

“这里可是尼姑庵,怎么可能有男人呢。”

“你别忘了我们的更夫就是个男人啊。”

“也对啊,咱们还是小心点吧,别让那更夫占了便宜,也不知道主持是咋想的,竟然让一个男人混在我们中间。”

“肯定是主持寂寞,想男人呗。”

“我看像,那后院应该就是主持和那更夫偷欢的地方。”

屋子里面又是一阵笑声。

趴在屋顶上的李大庆松了一口气,幸好没被人发现,几乎可以肯定,屋子里面的这些小姑娘和他一样,都是迫于村子里面的祖训,上山修行来的。

一群如花似玉水灵灵的大姑娘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他根本就没有不看的道理,都说来这里的小姑娘漂亮俊俏,今天我倒是要看看她们究竟是怎么个漂亮法。

李大庆悄悄的趴了下来,伸出手把自己面前的一块瓦片一点点的掀开,映入眼帘的果然是一群身姿曼妙的小姑娘,时值夏天,又是晚上,姑娘们穿的都不多,除了两件贴身的小衣物,都没穿别的。接着屋子里面昏暗的灯光,完全可以看清她们的身形和脸蛋。

李大庆转过身躺在屋顶上,不断的大口喘息着,这样的场景,对于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来说简直就是太香艳了。

平复了一下心情,继续趴着看。

灯光下,有的女孩子在屋子里面来回的走动,有的说说笑笑,也有人早早的躺在了板铺上面。

最后,他的目光落在了一个蜷坐在角落里面看书的女孩身上。

十八九岁的年纪,脚上一双黑色的丝质的袜子,透过那黑色的袜子,能依稀的看到她脚趾甲上涂抹的淡淡的红色。宛若豆蔻,看的人心潮澎湃。在往上是一条天蓝色的宽松裤子,不新,却洗的干干净净。身上穿着一件圆领t恤,两个高耸的胸脯,看的人心神荡漾。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