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叔的最新力作票房仅有9000万?不是电影不好而是你没看懂

更新日期:2018-02-13 23:30:00|责任编辑:力天图文站|编辑:Dreamers电影评论|点击:7054次|所属栏目:八卦
导读: “真正的艺术是为人带来快乐。” 影片的结尾引用了“马戏之王”巴纳姆这一格言,也恰巧揭示并高度概括了本片的精神内涵—— “乐观主义与娱乐精神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狄更斯曾经喟叹,“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同样,对于歌舞片来讲,…

“真正的艺术是为人带来快乐。”

影片的结尾引用了“马戏之王”巴纳姆这一格言,也恰巧揭示并高度概括了本片的精神内涵——“乐观主义与娱乐精神总能化腐朽为神奇。”

狄更斯曾经喟叹,“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同样,对于歌舞片来讲,这也是一个矛盾的时代。随着歌舞片的受众面越来越小,真正愿意走心做歌舞片的人也越来越少。于是歌舞片的空白便被迪士尼皮克斯出品的各种动画电影与真人改编动画填补,好在随着影视制作技术的日臻完善,歌舞片的舞美效果与视觉体验都出现了质的飞跃,更易产出视听兼美的精品。

但观众们却早已不易为迪士尼和宝莱坞式的“尬舞尬唱”推进故事的模式而买单,流水线制做的烙印与牢牢贴上的迪士尼标签也让歌舞片充满了爆米花味。并且在众多歌舞片绚丽浮华虚假繁荣的躯壳下,暴露的是剧情空洞苍白、演员“业余”、“不走心”的种种短板。那真正用乐观主义、工匠精神打造的轻歌曼舞的乌托邦世界,也随着黄金时代的离去而无影无踪。

2016年的《爱乐之城》是歌舞片与剧情片融合,并迎合当代观众口味的一次尝试。但若用歌舞片的标准严格要求,《爱乐之城》又显得有些业余。然而其壕斩14项奥斯卡提名以及六座小金人、六座金球奖之硕果累累,又为歌舞片的复兴指出了一条光明大道。而八载磨一剑的《马戏之王》则用《雨中曲》般的感动昭示了歌舞片的涅槃。

整齐划一的动作,欢快的鼓点与音乐,华丽炫目的表演,《马戏之王》无疑为影迷带来了一场“地表最强秀"。或许银行永远不会抵押快乐,传统的新闻评论者也不会过目新的艺术,但无论是谁,来自哪里,或贫穷或富有,是舞台上万众瞩目的焦点,是幕后被万人唾弃的落寞者。

无论在纽约的夜幕下欣赏流光溢彩的阑珊星火,还是在一盏油灯的照耀下窥探阴影世界,在纷飞夜雪中相拥而眠。无论你看着艺术家的惺惺相惜,钦佩着追梦人的勇敢与从容,感动亲情爱情友情的伟大,你都会沉溺在这份来自19世纪的骄傲中,让歌声响彻星河。

如果说《雨中曲》是一杯能在那黑暗时代中为人带来温暖与安心的热可可,纯美甘厚,让人心生愉悦,但不至于沉溺其中为之麻痹;那么《马戏之王》则是一杯色彩绚丽,酸甜苦辣宠辱偕备的鸡尾酒,在管弦呕哑中期待着被人品尝。

一口,包罗了光怪陆离的世界,那第二次工业革命后新事物如雨后春笋般涌出的,天马行空的世界;两口,包罗了一个开拓者披荆斩棘在生活的痛吻中蜗行摸索的辛酸史;三口,则是那让人动容,让人微醺的娱乐精神与乐观主义,也阐释了为何从古至今人们都乐以用杜康解忧,因为唯有在那酒绿灯红,朝歌夜弦的氛围中,在被娱乐精神填满了的脑海里,才会纵使万劫不复,依然欣然赴劫的决绝与从容。请相信,“一切都会变好的。”

当然,娱乐精神也掩饰了本片作为“传记片”的缺陷。首先就是“套路”与“反套路”合集的剧情。没有有传统意义上的“触底反弹”、“浪子回头”、“分歧和解”、冲突与老套的催泪煽情,但剧情进展地太过顺利,男主身边人无底线的包容与支持也让人生疑。

其次,历史上巴纳姆实际上颇有争议。一方面,他是“领先世界半步”的现代马戏之父,为平权与反歧视摇旗呐喊,他也是创造了“巴纳姆效应”的公共关系学家;但另一方面,他也是拖欠员工工资,致力于猎奇的“骗子”,也曾陷入沽名钓誉,追名逐利的怪圈中。然而电影加入了过多的艺术创造,将其着力渲染成一个单纯的追梦者与乐观的幻想家。当然,梦想与奋斗是歌舞片的灵魂,但过多的粉饰却并不符合传记片“忠于历史”再加以艺术创造的要求。

《马戏之王》的另一个译名是《大娱乐家》,更将娱乐精神渲染到了极致。本片中每一个人物,甚至是那每天想着搞个大新闻的美国记者,都体现着极强的个性魅力与乐观精神。正如《低俗小说》中那一支“兔子舞”将一群碎片拼接成了一件荒诞美的艺术品,《马戏之王》就凭借着“携带口诛笔伐我们的报纸的观众一律半价”的精神,和那一群边缘人士自信地在舞台上挺直脊梁,演唱“这就是我”,就能瑜掩所有的瑕疵,扫去心上所有的阴霾,以梦为马,暂时忘记所有的烦恼与不悦,在快节奏重压力的掩埋下抽出两个小时,来欣赏这唱跳俱佳无与伦比的“快乐艺术”,是人生的享受,也是歌舞片最深的意义与升华。

分享: